白驹回望我

来去随缘
你们都是自由的风
我也是

日光灯是凉的

手机壳是热的


许久不矫情一下。

现在是夜里三点多,蚊帐漏风、耳机偷声,不说点负能量的话仿佛耍流氓似的。

先前在书上看到一些讲眼泪相关的内容,说眼泪与脸红都奇妙无比,其涉及满天繁星、四月神佛、胡言乱语与理性感性基因,不是我可以弄懂的——所以就坦然地不去弄懂了——这或许是另一种自欺欺人吧!

哈哈。


刚刚看到了很可爱的视频,我却偏偏想到几年前的卡萨布兰卡。我想人到底还是个稀奇的动物,一边向往孤独一人,一边同样向往热忱,或许这样的矛盾拉扯才是最后的结果吧。

我是“无解即解”的那一卦人。


这个号发得很杂,什么都说,图、文、歌词、字、胡言乱语,什么都有,墙头也是满天飞——最近又跳...

2019-08-01

卡萨布兰卡

很久没写过评论,今天重翻您的旧文,发现依然抓不住点。

我这一双肉眼,还是只看得到我爱看的,像某个词语,像某朵花,像卡萨布兰卡。

要是能更新就好了啊。

2019-06-14

正剧:他长眉挑起,把满满一杯酒泼在地上,随后便大笑,浑身是不怕仙人的气势。


沙雕:狂笑!他在狂笑!!


(……)

2019-06-10

闲谈

爱自己已经自顾不暇,我上哪里搜刮心力再爱别人呢?


之前提到“爱”这个字眼,我用了很久才敢说。我不是长情的人,也很难从别人身上获得某些,需要写在生物课本与大脑电波里的感情。等我终于全副精力地去依赖时,我觉得可以说了。


现在我再想,可能还是不能说。


我现在想寒假时的字句,像一场文字的凌迟,以至于我连翻都不再敢翻了。我知道点开看下去可能也只是哭一哭,但心上的坎才是最难去的。


爱有高低贵贱吗?

我不知道。

这些是很私人的东西,隐私一样的,充斥着个人的三观。我既没有资格评价别人,也没有资格评价自己。我甚至很旁观者地想:何必呢?


但是爱有主流与非主流。

这与层次、与圈子...

2019-06-03

祈愿明日抽卡鬼切

bgm好运来

2019-05-29

你踩

填词 天ノ弱


我大笑过莎翁杜撰的仲夏

也哭过弗洛伊德的FortDa

情非得已过很多过期武侠

嫖娼鸳鸯蝴蝶池塘的鱼虾

一点五十一分倒数着什么

大概是不如意恒十居七八

装模作样写点不雅的奇葩

躺在床上抱着手机忽然就两眼一摸瞎


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

重新开始写这一把破竹简

我生疏地扯抓不牢的爱恋

只敢梦里念聂鲁达的诗篇

醒来后看见身旁搁一把剑

从龙渊捞出来饮尽了风雪

那把剑的剑穗上有一只眼

看着心脏问为何脆弱又吝悭


我哑口无言 看雪像一把盐

盐撒在了眼睛里面 是满城柳絮飞天


就这一颗心脏

要如何...

2019-04-06

没有真相

没有真相


原曲:洪卓立《独活》


你有没有在夜里一点五十一分倒数隔海七千公里

从吊兰里数玻璃 借红笔疯狂抄袭 前人诗句

妇人的猫死在月里 砸碎昂贵的花瓶做嫁衣

嫁衣死在池塘里 破镜上长满了林隙

云脚压多低才能乱马蹄

可我该捡几张达利 绵软如白驹

我真的有过白日梦你 也真的冷淡疏离

悭吝的心脏叫嚣放弃 辗转八十五厘米

蝴蝶躲在腑脏间啜泣 可为一句话振翅趟河溪

我也真的歇斯底里 自私得只剩肋骨中

充满氦气

这些真真假假和假假真真从来不是判断后就答题

我踩哭一场大雨 听窥探来的歌名

写过想过关于你的三尺退避

求神让欣喜先死去 却只字未提...

2019-04-03

无题

——催更《谜团谍影》

前排不要脸一下:我是边看边写边猜的,估计还是会有逻辑不通。主要就是催更,能理解吗?

我就知道重写肯定会有更多的瞎哔哔。天地人任何一处的更改都可能导致字句的不同,所以我常用文字记述,单纯为了记述当时一段心境。
但是扯我肯定还是要扯的,扯一波天地玄黄,装模作样地掩饰一下目的:其实我就是想催个更。多少天没更了呀???
我当时选择写这篇的时间其实很巧。
头一天晚上我刚做了一个关于柯南的梦,不是梦人物,是梦案子。梦里情况空前激烈,一整间屋子里都是假得令人发指的血;一具尸体横亘在我心上,像肆意地躺了一地的不干不净的水银;空气里的微粒发腥,也在发疼。
我做出一种揣测,迫切地期待后文。...

2018-08-12

谁在一片盛夏里看朱成碧



——评《停滞》也算是评我

我时常处在一大把乌七八糟的混沌里,偶尔用文字表述,其实都是很花哨的胡言乱语,但因为无所谓,所以不想知道对错,也不想知道对策。
既无所谓有没有人看,也无所谓有没有人想看,所以十分放肆。

这篇是我点的梗,叽叽哇哇地叫喊半天的时候其实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篇。我当时没想什么有的没的,就是随口说了一些自己略感兴趣的零零碎碎,但也或许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想,所以一不小心提了些很贴近生活的东西。
开玩笑。一旦满脑子跑火车,星舰也能变成浴缸里的小鸭子。

我尽量说点正经的吧,扯得太多其实很难正经。
我记得设定也是我提的。我很难说我这种行为是抓特点还是贴标签,都是些一线之隔的东西,多一...

2018-08-03

本来也没有旧江山


——瞎哔哔与《燃火》

其实我情绪不太稳定。
我动笔之前,翻了文章也翻了原作,听了一首歌,也读了很多句好词;我还看了以前装模作样的胡搅蛮缠,厚颜无耻地和很多诗人亘古千秋的句子一起钻进来。
然后我便不知道说些什么,脑子里乌七八糟地横尸遍野:有积压了很久很久的尘埃,有龙渊独自发寒的死去的剑和箫和我,有兵荒马乱里对他们十五岁的夏天的惊鸿一瞥,有刘过茕茕孑立的二十年南楼,又哭又叫地埋好了桂花和酒。
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水,黏黏糊糊地变成一大片干枯的沧海,千军万马地挤进我的脑壳里大闹天宫。我其实是个见不得字的二傻子,晃一晃不单单听见水声,还有很远很远很远的海螺。
我的标题换了三茬,像野草与野火在世上最平...

2018-07-27
1 / 2

© 白驹回望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